反思生物技术革命(下):《我们的后人类未来》阅读分享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9-23 11:22:3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真读”2017年第25次书会

反思生物技术革命2:

《我们的后人类未来》阅读分享

分享人:一凡

分享时间:2017年7月20日



之前分享了迈克尔·桑德尔的《反对完美》(查看往期分享会请点击链接:反思生物技术革命(上):《反对完美》阅读分享,桑德尔对于生物科技带来的伦理问题进行了反思,明确反对生物科技超出“治疗”的界限,走向对“完美”的追求。

桑德尔认为,生物技术的无限制发展中存在着道德忧虑基因改良、无性克隆、基因工程这些技术会威胁人类的尊严、削弱我们的人性,威胁到人类的自由。

桑德尔另外有本《金钱不能买什么》谈的是:过度的市场化和商业化,会“贬损”人性中的一些可贵的东西——其实也是落脚到“对人性的珍视”。

但桑德尔没有细讲这个“人性”是怎么被削弱(或贬损)的、为什么我们的“自由”会被技术的发展而威胁?

弗兰西斯·福山对于生物技术的思考,最终也是落脚到对“人性”的珍视,而且他更加深入细致地分析了到底我们需要捍卫的那个“人性”是什么。


作者简介

福山(Francis Fukuyama,生于1952年10月27日

福山最出名的书是《历史的终结》,他宣称:

“在政治的意义上人类历史已然终结于自由民主制”

大意是:面对人类的各种分歧和纷争,只有自由民主制度能够最好地实现互相尊重、多方对话、和平均衡。

福山后来正视争议和批评,在两个方面补充和纠正了这个说法:

1、人类目前在“自由民主制”这条路上“走错了方向”,所以“终结”并没有那么快到来。

2、“如果没有现代科学技术的终结,历史将不会终结。


人性是什么?

福山这本《我们的后人类未来:生物技术革命的后果》与桑德尔的《反对完美》都是对生物技术革命的思考,都认为需要人为划定一个红线。福山的态度显得更为坚决,他警告世人:

生物技术会让人类失去人性。


可是,人性是什么?

人性,不像具体的实物看得见摸得着,但人性也并非一个虚构的故事,人性的确以某种神秘的方式存在。

贾雷德在《第三种黑猩猩》查看往期分享会请点击链接:《第三种黑猩猩》阅读分享;以及:再聊聊《第三种黑猩猩》中揭示:人和黑猩猩的基因有98%以上完全相同,仅仅是那1.6%的基因差异带来了奇妙而宝贵的“人性”。

人之异乎禽兽者几希——正是在这1.6%的特色基因中蕴藏了这个“几希”。

桑德尔反复发问和论证的,关于现代科技和市场经济可能会破坏或贬损的东西,也正是这么一点点不应该被忽略的“人性”。

福山说:“人性是公正、道德和美好生活的根基。

现在的危险在于,生物技术可能颠覆这一切

从一个问题入手:为什么反对基因工程带来的“选育”?

谈到未来的基因工程,常常让人想起臭名卓著的“优生学”,但福山认为“选育”一词更合适:

“未来,我们将极有可能像育种动物一般选育人类”。

常见的反对“选育”的意见有三大类:

1. 宗教理由

2. 功利主义理由

3. 基于哲学原则的理由。

对此,福山逐一论证了:

1. “对于不接受宗教初始前提的人而言,宗教式的反对理由是不具说服力的”;

2. 功利主义的理由也有局限:没有考虑灵魂层面更为微妙的收益和损伤;

3. 唯有哲学的理由值得深思,因为:生物技术威胁的是“人类道德观终极阵地的丧失”


于是,整本书的第二部分“人之为人”都是对哲学理由的探究。用三章分别论述了:人的权利、人的本性、人的尊严。

笑白:人的眼睛有个缺陷,神经穿过视网膜的地方有个盲点,那假如通过基因改造,把这结构改了,消除了盲点,不是好事吗?

一凡:人类的肉体有很多“缺陷”,比如,和很多动物相比,我们的视力嗅觉不够敏锐、力量不够大、速度不够快、牙齿和和“爪子”不够尖利......我们真的需要通过基因改造让人类的肉身“无敌”吗?桑德尔说“医疗的目的是促进健康、治愈疾病,而不是侵犯天生的禀赋。”这“天生的禀赋”其实已经包括了各种人类天生的共有的“缺陷”。

大耳朵:人性本身包含不完美。


关于【人的权利】

人权从哪里来?

人权有三个可能的起源,但每种说法似乎皆有局限:

1、上帝——君权神授。

可惜,“但凡涉及宗教,人们总是很难达成政治共识”。

2、自然——天赋人权。

可惜,自从休谟以来,自然主义谬误的理论大行其道,认为“自然不可能为权利、道德和伦理提供哲思上可证明其正当性的基础”。休谟的自然主义谬误理论下,“天赋人权”这个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就像《人类简史》里说的:“天赋人权”就是人类自己虚构的一个故事。

3、人类自身——根植于法律和社会规范而产生的当代实证主义权利。

根据这种判断,“人权指的是人类认为自己是谁”,“这种方式意味着,权利可能本质上等同于程序”。可惜,并不存在“普世的实证权利”,实际上,恰当的程序可能得出可怕的结果。

答案看似无解。

但福山没有就此止步,他重新发现了“天赋人权”这一古老观点的价值所在。他认为权的确源于自然,而自然主义谬误本身存在谬误这部分的论证非常精彩。

“自然主义谬误”告诉我们:从“实然”无法推导出“应然”。意思是:一个东西是怎么样的,根本就不能证明这个样子是好还是坏。

比如进化生物学里提出的“亲戚选择理论”,认为人类会根据共享基因的比例而更偏爱自己的亲戚,以此确保自己生殖适应能力的最大化。而自然主义谬误理论会认为:从这个事实不能推导出任何“美德”或“权利”。

如果认同自然主义谬误理论,那么推导下去,权利、道德、价值.......这些东西就都是虚无的了。

福山批评自然主义谬误,他认为实然和应然是连起来的

怎么连起来的呢?

福山说,必须承认人类的价值观念和情感&知觉紧密相连——当我们做出坏或好的价值判断时,我们通常都会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情感。

比如,当我们批评一种损人利己的行为时,心里想到或嘴里说出“这人太自私了!”这句话时,常常是伴随着一种深深的鄙夷、不满甚至愤怒等情感。

功利主义者会把这些情绪简单归纳为痛苦或者愉悦,但是这种归纳过于粗浅。比如,由于追求心中的理想或正义的事业而感到一种由衷的满足或骄傲,如果只是简单归纳为功利性的“愉悦感”,那未免太轻浮了。

情绪的存在是一种“实然”,在这个基础上,产生了价值——“应然”。

顺着休谟、卢梭、康德这些人的理论一路而来,现在的西方哲学和古希腊的古典哲学有了一个重要的“断裂”:现在的西方哲学大部分都默认“道德自主权”——大意是:只要一种道德是这个人自己选择的、自己认同的,那就OK。

桑德尔在《民主的不满》里长篇大论地分析了这种哲学上的“断裂”在实际政治生活中的体现以及问题:在美国这种“现代民主国家”,人们越来越看重个人的权利(“唯我论价值观”越来越强势),同时却越来越忽视共和的理想。

福山这里也提到了“共和式美德”这个概念,这正是桑德尔在《民主的不满》里提醒我们不要忘记的东西:

人权,实际上源于“人性”。沿着这个路径走,需要我们仔细探讨人类生存的目的。


关于【人的本性】

福山将“人性”定义为:

“人类本性是人类作为一个物种典型的行为与特征的总和,它起源于基因而不是环境。”

所谓“典型”,福山提出,这是“一种富有统计学意义的人工产物——它指涉的是人类行为与特征分布的中位数”。

大耳朵:中位数很重要,而不是平均值。

那到底什么是人性?

“认知是人类引以为傲的物种特征”。

(认知神经科学与心理学的研究已经否定了洛克的白板论。)

而且,人性中“存在一种天生的道德敏感”

这里可以对比一下“人权”与“动物权利”。

生物伦理学家批判“人类的物种歧视”,认为人不应该整天只谈人权,而不谈动物权。但显然,无论怎么强调“动物权利”,我们永远无法将“动物权利”等同于“人权”。正如福山所说:

“即使我们接受动物拥有不能过分承受痛苦的权利,仍然有很多类型的权利不能赋予动物,因为它们不是人类。”

在《第三种黑猩猩》里,贾雷德虽然认为我们应该对黑猩猩更加友善一些,但他也承认,不同动物和我们的亲疏远近还是不同的。

人与非人之间,横亘着物种典型特征的区别,导致了两者道德地位的巨大差异。

从某种意义上说,“物种歧视”必然存在。而且,“物种歧视”并不必然是人类无知和自满的偏见,而是一个可以基于人类特性的实证根据进行辩护、有关人类尊严的一种信仰。明白了这个区别,才能知道“我们需要极力捍卫的是什么”。

在讨论生物技术的发展问题时,桑德尔和福山极力捍卫的,是基于人性和人权的“人的尊严”。


关于【人的尊严】

人类对平等承认的追求喻示了:在人身上“潜存着一些根本的生命本质”,这些生命本质“值得要求最起码的尊重”。—— 我们平等,不是因为我们完全相同,但我们的平等的确源于我们有一部分东西相同:我们都是“人”!

是什么让我们“都是人”?潜存在我们所有人身上的那个“生命本质”(福山称之为“X因子)是什么?

康德的答案是:人有做出道德选择的能力。人的尊严源于自由意志

可惜,大部分经验主义科学家认为“自由意志”只是一个幻象。

在另一条路上,功利主义的解答也无法令人满意。因为功利主义没法说明为什么会存在一部分仅仅由于道德敏感而带来的痛楚。比如,为什么要善待人类的遗体?

在福山看来,即使不谈宗教,在世俗化的社会里,“人的尊严这一信仰依然存在”。即使传统宗教价值观的共识不复存在,人类社会的道德秩序也并不会被完全打破。

“因为道德秩序本身根植于人性,并不是需要通过文化强加在人性之上的东西”。

人的尊严如何回归?

福山指出:“现代科学在解释人之为人有何意味时有大量缺陷”,使用还原法去理解人类行为这样复杂的系统几乎是不可能的,其中,最为突出的,是人类的意识问题

人工智能几乎可以复制人类的智力,但几乎不可能复制人类的情感,现在还没法解释情感为何会在人类的生物系统中存在

有认同进化论学说的教宗认为,在从兽到人的进化过程中,在某一个时间点上,上帝给人注入了人类灵魂。即使我们不必完全同意这一带着神话色彩的说法,也需要承认:在人类进化中曾经有过一个本体性跳跃——虽然这跳跃至今是谜,但这就是人之为人尊严的基石

在福山的答案里,人性之谜,人之尊严的源头,神秘的X因子,并不是一个简单因素,而是一连串特质的组合:道德选择、理性、语言、社交能力、感觉、情感、意识……正是人性的这种复杂性值得珍视。

(这部分内容让我想起斯蒂芬·平克的《人性中的善良天使》,对于人性的描述带着一种暖意。)

到这里,在人性问题得到梳理的同时,基因工程对人性的威胁也就清晰了。


威胁所在

基因技术的发展可能对抗自然禀赋的不均衡分配,但也可能带来更可怕的人为的对禀赋的不均衡分配。(这也是桑德尔论证过的内容)

“一旦生物技术对人进行改进的可能性成为现实,不断增长的基因不平等很难不成为21世纪最主要的争议之一。”

(《人类简史》里提到过这一观点,尤瓦尔·赫拉利指出人类演化的“从动物到上帝、从人到神”的趋势,他预言未来的人类社会可能更加不平等。有人推测,这一预言很可能是参考了福山在1992年就提出的观点。


怎么办?

福山的态度斩钉截铁:国家必须介入

对于这个解决方案,可能有两类反对意见:

一类是:自由至上主义者声称的“社会不应该去干预新技术的发展”;

一类是:认为这个大趋势浩浩荡荡,根本管不了。

福山对这两类意见都予以了反驳:

“该不该管”这个问题上,福山认为,既然人类社会能够对核武器的研发达成共识,那么,对基因工程的研发也应有共识;

“能不能管得住”这个问题上,福山反对那种对于科技发展不可阻挡的悲观主义态度。那条红线怎么画?的确不容易,但不代表我们要放下手中的红笔。

在全书的结尾,福山提到了“政治共同体”——这是桑德尔特别重视的东西。

福山直言“不要打着自由的错误旗号”,让人类将自己视作科技进步的奴隶:

最后一句话也许值得再抄录一遍:

真正的自由意味着政治共同体保护它倍加珍视的价值观的自由,而这正是面对今天的生物技术革命时我们需要行使的自由。


(本期小编:笑白)

▎ END   ▎



———如需转载,请先获得授权———

我要推荐
转发到